妈妈今天危险期.老子要睡了你

本篇主讲关于妈妈今天危险期.老子要睡了你的历史,欢迎喜欢历史的朋友阅读转载。

三夫一起上&好想要啊哦好多水

2020年07月10日

第352章并无异议

看着将海凝雪揽在怀里百般呵护的皇帝,再想想自己这些天每日里独守寝殿担惊受怕、受尽煎熬,只为了不给他添麻烦而忍受的种种寂寞,南玉儿心里难过:“你……你与一般男子,有何区别?我南玉儿,终是看错了人!”

她踉跄着上前,指着皇上不由悲从中来,一边哭着一边数落:“我为你担惊受怕、为你日夜祈祷、为你受尽煎熬,只盼着你能大业得成、重夺万里河山与这无上权柄。你倒是好,竟然与贼人之女在此卿卿我我?你……你对得住我和皇儿吗?”

“皇儿?”皇上低头看向怀里的海凝雪,悄声道:“你可没说她……”

这一幕,看在南玉儿眼中,那份宠溺与呵护,更是令她急火攻心她提高了声音斥道:“夏中兴,你好凉薄!”

“大胆南玉儿,竟敢直呼皇上名讳?来人,将这个疯妇绑了!”海凝雪闻言,挣脱了皇上的手臂,大声叫道。

顿时有很多人从殿外涌了进来,准备拿了皇后。

李拓见了,上前举起尚方宝剑,护在南玉儿眼前,沉声呵斥:“有九龙天子剑在此,谁敢对皇后娘娘无礼?”

他说着,一双眼睛怒睁,瞪着意欲围上来拿人的侍卫们。大有谁敢动,便拿谁开刀之意。

南玉儿已经气得快要背过气去。

她怒睁双目,死死盯着皇上,昔日的恩爱与情深,一点点浮现在脑海;再看看他身边此刻神色飞舞、嚣张不凡的海凝雪,顿时觉得手脚发冷,脑袋嗡嗡作响。

她勉强站定身子,双手扶在迎春和南秋肩上,看着皇帝,尽量让自己平静之后才问道:“夏中兴,你真的决议与这海家之女在一起么?是否,你有什么难言之隐?若你真心稀罕与她,我不拦你;但你不可……对我和皇儿如此绝情……”

皇上并未理会南玉儿的话,而是一双眼睛只盯在海凝雪的身上。仿佛,在这个世上,他的眼里只有海凝雪,不曾有别人!

语嫣见此情形,忍无可忍大声吼道:“你根本就不是我的皇兄!”

她说着,退到了南玉儿身边,含着眼泪扶住她道:“皇嫂,咱们走,别在这里为了如此薄情寡义之人伤心,不值当!”

“薄情寡义?好一个薄情寡义之人!”南玉儿伤心欲绝:“我南玉儿原本以为,自己找到了这世间最好的男子,不想却也是一样的俗不可耐、俗不可耐!”

她忽然觉得肚子传来一阵绞痛,痛的她不得不弯着腰抱紧肚子闷闷的叫了一声:“啊……”

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南秋和迎春一见慌了,急忙将自家主子扶住,焦急的问道:“您没事吧?咱们赶紧回宫,让老御医帮您好好看看?”

“皇嫂,咱们先回去吧?”语嫣也吓坏了,手足无措的问道。

不等南玉儿答话,那边急不可耐的海凝雪倒是说话了:“这是……怎么了?想装可怜来博得皇上的恻隐之心啊?南玉儿,你不是一直自视清高吗?今日怎的这般下贱了?是黔驴技穷了吗?啊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海凝雪竟然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,仿佛,这个地方,她才是真正的主人似的。

她是故意的!

她绝对不会允许南玉儿好好的生下这个孩子,为将来夏家人重夺皇位予以半分的机会!

在皇上耳边低语几声,皇上会意,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:“来人,将南玉儿押回飞鸾殿。即刻废去她的皇后之位,囚禁于殿内,没有朕的旨意,不可出得半步!”

李拓今日的直觉,总感觉皇上似乎是硬生生变了一个人:不但不顾及与自己亲生妹妹之间十几年的情分;竟将结发之妻如此糟践!

难不成,他真的被海凝雪这个贱人迷了心智?

“皇上,您忘记了与娘娘之间的鹣鲽情深?莫不是,您也忘记了曾经嘱咐微臣的话?”李拓终于忍不住,护在南玉儿身前大声问道:“娘娘所犯何罪?为何平白无故要废去后位?这样一来,您该如何向天下人交代?”

他是武将,驰骋沙场多年,对宫廷礼数并不在意,只一心忠于职守,快人快语。

“所犯何罪是吧?”

海凝雪闻言,冷笑着上前看着已经脸色惨白的南玉儿,准备再给她加一把火,便脆声轻述:“上次围猎,娘娘的父亲南侯与茂王密谋行刺皇上。这不,皇上回到宫里养了多日才刚刚恢复……”

她说着,扭头看了眼身后木然而立的皇帝,又回过头来笑着说道:“如今,你南侯府已然被抄家灭族。皇上念在与你往日的夫妻情分上,才不忍心将你废去、打入冷宫。你倒是好,还兴师问罪来了?”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南玉儿被海凝雪的话惊得脸色煞白,踉跄着看向皇上:“她说的……可是真的?我父亲……怎么可能谋反?他对皇上,最是忠心不二了……怎么可能?”

南玉儿的眼珠子瞪得老大,不敢置信的看着皇上。然后流着泪扫了海凝雪一眼,转而对皇上说道:“她是胡说的,对吧?你若是真心稀罕她,可以让她入宫、与你朝夕相伴,我……并无异议……”

“只是,你不该放纵她如此诬蔑与我、伤我父亲和整个侯府!你想废后?可以呀!废了我南玉儿,我无怨无悔!你这样的男子,我南玉儿不稀罕……”她摇着头,泪珠儿洒落一地。

心痛加上肚子痛,这时候的皇后渐渐有些气力不支,倚在南秋身上往后倒去。

“娘娘……”

“娘娘……”

“皇嫂……”

叫喊声顿时乱成一团。

海凝雪嘴角的冷漠与残忍浮现,脸上是胜利与得意。

“贱人,看本公主不收拾你?”语嫣憋了一肚子火,见了此刻情形,“呼”的一下站起身子,冲到了李拓身边,指着海凝雪大声道:“给我拿下这个祸乱宫闱的贱人!”

李拓为难了!

他是受命于皇上保护皇后的。此刻,皇上并未发话,他不好直接对他身边的女子动手。

正犹豫间,公主已经气得冲了过去。

不想,海凝雪毫不忌讳,伸手便给了刚刚冲过来的语嫣一个耳光,将她一下子重重打翻在地。冷眼看着摔倒在地的公主,海凝雪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手掌,拢了拢衣袖,得意极了。()霜舞天下更新速度最快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霜舞天下》,

以上就是妈妈今天危险期.老子要睡了你的详细介绍,部分历史无从考证,转载注明来源古史集录。

上一篇 掌掴扇打臀肉巴掌狠厉.进来我都湿透了
下一篇 村长日村花.公园十元一次

相关推荐